秦皇岛北戴河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保管人拒绝将保管物返还寄存人 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2015-06-01 11:15:34 来源: 本站

 [要点提示]

     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负有返还该保管物的义务,保管人无正当理由拒绝返还保管物,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案情]

原告顾凤云,女,现住秦皇岛市海港区。

原告霍秋毅,男,现住秦皇岛市海港区。

被告毕建春,男,现暂住昌黎县东街。

被告李宏敏,女,现住秦皇岛市北戴河区。

原告诉称,原告顾凤云与霍书清生有一子,即原告霍秋毅。霍书清曾经营一家公司,后公司注销,2012年8月,霍书清雇尚凤云,焦纯杰、李玉彬等人将机械设备等物品存放到被告毕建春、李宏敏处,口头约定每年给付毕建春、李宏敏5 000元保管费,并当即给付了保管费。2013年2月,霍书清因病死亡,二被告将霍书清的财产据为己有,二原告多次索要均遭拒绝,故二原告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返还涉案物品,并赔偿机械设备等物品停用期间的损失。具体诉讼请求为:1、请求二被告返还由其保管的以下物品:杭州机床厂生产M7130平面磨床一台、沈阳第一机床厂生产CA6150A-2000加长车床一台(配套)、滕州30毫米Z3132X8B摇臂钻床一台、滕州ZX50钻铣床一台、北京第一机床厂生产X62W万能铣床一台、贵州B60100牛头刨床一台、氩弧焊机一套(包括水箱一个,氩气瓶一个,氩气表一个,焊枪两套)、台钳子三台、不锈钢板一张、分度头一台、电脑一台、角磨机一台、振捣棒一根、电视机一台、电暖风一台、电暖气一台、叉车一台。以上物品若丢失损坏不能返还,应按  100 000元折价赔偿。2、由二被告承担2013年2月1日至判决确定之日的停用损失20 000元。

 被告毕建春在庭审中口头辩称,原告在诉状中陈述的氩弧焊机、电脑、角磨机、振捣棒、不锈钢板、电暖气,被告都没有收到;收到了CA6150A-2000加长车床一台,但没有配套。台钳子收到2台,不是3台。诉状中说霍书清给我5 000元保管费不存在。2012年年底前我与霍书清有口头协议,霍书清拖欠我63 098元加工费,霍书清已用机械设备等物品抵债,抵了50 000元。故我不同意返还。

被告李宏敏在庭审中口头辩称,我与毕建春原是夫妻关系,2009年双方已离婚,原告没有理由起诉我。原告起诉我是无中生有。原告诉状中所述物品我不清楚,直到起诉后我才知道的。

被告李宏敏为支持其主张,提交了离婚证一份,证明其与被告毕建春于2009年12月8日经秦皇岛市北戴河区民政局离婚。

经审理查明,2012年8月份,原告顾凤云的丈夫霍书清(于2013年2月1日因病去世)经与被告毕建春口头协商,将其所有的机械设备等物品存放在被告毕建春所租赁的房屋内。被告毕建春在本院询问笔录中记载其承认霍书清当时存放其处的机械设备等物品包括杭州机床厂生产M7130平面磨床一台、沈阳第一机床厂生产CA6150A-2000加长车床一台、滕州30毫米Z3132X8B摇臂钻床一台、滕州ZX50钻铣床一台、北京第一机床厂生产X62W万能铣床一台、贵州B60100牛头刨床一台、台钳子二台、分度头一台、电视机一台、电暖风一台、叉车一台。

对于原告主张的当时存放在被告毕建春处的还有氩弧焊机一套(包括水箱一个,氩气瓶一个,氩气表一个,焊枪两套)、电脑、角磨机、振捣棒、不锈钢板、电暖气,被告毕建春不予认可,对CA6150A-2000加长车床一台被告毕建春承认当时收到了,但主张没有配套,台钳子只收到2台,并非3台。为此,原告提供证人尚凤云和焦纯杰到庭作证,证明当日证人与霍书清一同将上述设备等物品运送到被告毕建春处,当时接收人有被告毕建春和被告李宏敏。但焦纯杰陈述当时并没有对存放的机械设备等物品进行清点,也未看到霍书清给付被告毕建春5 000元保管费。 

又查,从2008年起,霍书清与被告毕建春存在业务上的往来,霍书清让被告毕建春加工一些机械零部件,被告毕建春利用自己的设备进行加工,从2012年8月收存霍书清一些设备后有时也用霍书清存放其处的设备进行加工,被告毕建春收取一定的加工费。被告毕建春主张“霍书清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至其去世前共欠其加工费63 098元,该数额是经过与霍书清核对的,霍书清当时口头认可,因为太熟了,当时没有让霍书清签字”。对此,二原告不予认可,主张霍书清让被告毕建春加工完零部件就及时结清了加工费,不存在拖欠加工费的事实。

另查,2013年2月1日,霍书清因病去世后,二原告要求二被告返还上述其主张的机械设备等物品,但遭到二被告拒绝。为此,二原告提供出上述机械设备等物品购买时价值15万余元的相应证据,还提供了2013年3月15日原告顾凤云与案外人梁久江签订的买卖合同一份,证明上述其中六台设备以150 000元的价格卖给梁久江,因二被告拒绝返还上述设备,给二原告造成定金损失20 000元。二原告主张要求二被告返还上述物品,如不能返还原物,要求二被告赔偿物品折价损失100 000元及定金损失20 000元,共计120 000元。庭审中,被告毕建春对原告提出的物品折价100 000元,表示不知道值多少钱。但在本院庭前对其问话笔录中记载被告毕建春表示存放其处的机械设备等物品价值约100 000元。被告毕建春明确表示已将上述机械设备等物品以50 000元价格抵债给他人,当本院向其调查具体抵给谁时,被告毕建春称其不认识。

[审判]

本院认为,原告顾凤云的丈夫霍书清生前经与被告毕建春口头协商后,将其所有的一些机械设备等物品交付给被告毕建春,交付地点是被告毕建春所租房屋内。对此,被告毕建春也认可,且原告方提供的证人也到庭证实了一些设备交付的事实。但对于交付行为的基础双方说法不一。二原告主张:霍书清与被告毕建春之间是保管合同关系,霍书清于交付设备的当日还给付过被告毕建春保管费5 000元。被告毕建春则主张:霍书清曾拖欠其加工费63 098元,霍书清是将该批设备抵押给他,直到霍书清还清加工费才可以把交付的机械设备取走,被告毕建春并称根本未收到5 000元保管费,另外霍书清已在2012年年底口头答应将该批设备抵债给他。本案中,对于原、被告各自主张的上述事实,双方均无书面合同,但结合本案实际,综合机械设备等物品交付的情况、相关证人证言和认证规则来分析看,被告毕建春主张霍书清拖欠其加工费63 098元,未提交任何证据只是单方口头陈述,现霍书清已去世,而且二原告亦不认可,故被告毕建春主张霍书清欠其加工费,霍书清交付其的机械设备等物品用于抵押或以物抵债的事实,不能成立。对于二原告主张霍书清与被告毕建春存在保管合同关系的事实,从该批设备等物品的价值来看,被告毕建春本人认可该批设备等物品价值约100 000元,而其主张的债权是63 098元,霍书清将价值明显高于债务数额的物品抵顶给被告毕建春,不符合常理。其次,被告毕建春在其所租房屋处利用自己的机械设备承揽加工机械零部件的零活,也承认经过霍书清许可后有时使用霍书清交付的一些机械设备进行加工机械零部件,双方事实上存在加工承揽合同关系。故,合全案,二原告就其主张的事实更具有真实性和合理性,应认定霍书清与被告毕建春虽未订立书面保管合同,但事实上双方已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按照《合同法》规定,保管合同是保管人保管寄存人交付的保管物,并返还该物的合同。寄存人可以随时领取保管物。现由于霍书清已去世,二原告作为其继承人主张被告返还保管物,符合法律规定,应予以支持。但对于原告主张由被告保管的机械设备等物品具体有哪些,双方存在分歧。原告虽然提交了明细单、证人证言等来证明机械设备的存在,但无直接充分证据证明毕建春实际收到明细单上的全部机械设备等物品。故对于原告主张的在被告毕建春处保管的机械设备等物品,应以被告毕建春认可的为准,即被告毕建春应将其认可存放其处的机械设备等物品返还给二原告。同时,鉴于二原告还主张如被告不能返还原物,请求被告赔偿物品折价损失100 000元。对此,本院认为,被告毕建春未经原告同意,擅自处分上述保管物,其行为已构成违约,原告要求其赔偿物品折价损失,符合法律规定。对于上述由被告毕建春保管的机械设备等物品的具体价值,由于被告毕建春主张已擅自处分,原物已不存在,本院结合原告提供购买时的发票等证据以及被告毕建春在庭前问话笔录中承认在其处的机械设备等物品价值约100 000元的事实,对于二原告请求被告毕建春赔偿机械设备等物品折价损失100 000元,本院认为较为合理,应予以支持。对于二原告请求的定金损失20 000元,因被告不予认可,原告只提供了一份与案外人签订的买卖合同,未提供其他充足证据来证实其主张的事实,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对于二原告请求被告李宏敏与被告毕建春承担共同返还保管物或赔偿机械设备等物品折价损失等的诉讼请求,因被告李宏敏已提供证据,证明其与被告毕建春在2009年就已离婚,且在2012年霍书清将其一些机械设备等物品交付给被告毕建春保管,并未与被告李宏敏协商过此事,根据合同相对性的原则,二原告向被告毕建春主张权利,符合法律规定,向被告李宏敏主张权利,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三百六十五条、第三百七十四条、第三百七十六条第1款的规定, 判决如下:

一、被告毕建春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霍书清存放其处的机械设备等物品返还给原告顾凤云和霍秋毅,具体包括:杭州机床厂生产M7130平面磨床一台、沈阳第一机床厂生产CA6150A-2000加长车床一台(不含配套)、滕州30毫米Z3132X8B摇臂钻床一台、滕州ZX50钻铣床一台、北京第一机床厂生产X62W万能铣床一台、贵州B60100牛头刨床一台、台钳子二台、分度头一台、电视机一台、电暖风一台、叉车一台。如果到期被告毕建春未能返还,被告毕建春赔偿原告顾凤云和霍秋毅保管物(机械设备等物品)折价损失 100 000元。

二、驳回二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该案宣判后,原、被告双方均未上诉,现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该案是一起因寄存人要求保管人返还保管物引发的保管合同纠纷。保管合同仅以寄存人对保管物的实际交付为成立要件,并不要求当事人必须采取何种特定形式,因此,保管合同为不要式合同。本案原告顾凤云的丈夫霍书清与被告毕建春虽未订立书面保管合同,但事实上双方已形成了保管合同关系。保管合同以物品的保管为目的,保管人返还保管物是保管人的一项基本义务。依合同法的规定,无论当事人是否约定保管期间,寄存人享有随时领取保管物的权利,保管人得应寄存人的请求随时负有返还保管物的义务。保管人应当对保管物尽到妥善保管的义务。保管期间,因保管人保管不善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原则上保管人都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保管分为有偿保管和无偿保管两种。保管是有偿的,保管人应当对保管期间保管物的毁损、灭失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是保管人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所谓“保管人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是指保管人能够证明已经尽到了妥善保管义务。保管是无偿的,保管人对其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情形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保管人故意造成保管物毁损、灭失的,尽管保管是无偿的,保管人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也是理所应当的。保管合同订立的直接目的是由保管人保管物品,而非以保管人获得保管物的所有权或使用权为目的。因此,保管合同的标的是保管人的保管行为,保管人的主要义务是保管寄存人的交付其保管的物品。本案中,被告毕建春作为保管人,以原告顾凤云的丈夫霍书清生前拖欠其机械加工费为由,拒绝将由其保管的机械设备等物品返还给原告,并称已将保管的机械设备等物品进行了处分,对此,原告是不认可的,被告毕建春也未举出任何证据证明霍书清尚欠其加工费的证据。退一步讲,霍书清假如尚欠其加工费,双方事实上形成的是加工承揽合同关系。依据合同法的规定,如果当事人没有特别约定,只有寄存人未按照约定支付保管费以及其他费用的,保管人对保管物才享有留置权。很显然,本案被告毕建春拒绝返还保管物给原告,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理应将保管物予以返还原告,如果不予返还,就应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