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皇岛北戴河区人民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被告人侵占股东股权达到追诉标准构成职务侵占罪 ------被告人杭菲涉嫌职务侵占罪案

2015-06-01 11:16:23 来源: 本站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2013)北刑初字第30号

2、案由:职务侵占罪

3、当事人

公诉机关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杭菲

二、基本案情

被告人杭菲自2002年起在其原继父孙宝林任法定代表人的韩林公司工作,2002年7月经原股东韩正军转让股权成为公司股东,占股份6.4%(其他股东为杭菲的继父孙宝林,占股份8%,孙宝林的表弟张孙巴,占股份33.6%,杭菲的母亲高坤霞,占股份52%),并经股东会议当选为监事(孙宝林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张孙巴为监事,高坤霞为经理)。2004年起,被告人杭菲根据孙宝林及高坤霞安排,负责韩林公司的日常经营活动。2009年2、3月份,被告人杭菲个人拟制了韩林公司股东会议决议、三份股权转让协议书(即:转让方高坤霞、受让方杭菲;转让方张孙巴,受让方杨金海;转让方孙宝林,受让方杭菲)以及韩林公司关于公司法定代表人任免职文件、公司章程修正案,拟制文件上涉及的公司董事签名均由被告人杭菲及其丈夫杨金海代签。被告人拟制好股份转让文件及公司变更登记文件后,委托公司会计陈桂英到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工商管理机关进行了变更登记,将公司全部股份变更到杭菲及其丈夫杨金海名下,孙宝林被转让股权8%。2012年4月,孙宝林、张孙巴一同到北戴河区公安机关报案,称被告人杭菲将其股权转让到杭菲及杨金海名下,其本人不知情。2013年4月15日,经河北衡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韩林公司资产以2009年2月28日为评估基准日进行评估,韩林公司的净资产评估价值为40.87万元。

2009年7月29日,韩林公司将本公司坐落在丁庄村的二层楼厂房租赁给宋红莲使用,租期五年(2009年8月1日—2014年7月31日),每年租金25 000元,宋红莲交付的2009年、2010年、2011年三年的租金7.5万元由被告人杭菲领取,没有入公司帐,2012年的租金由孙宝林拿走,亦未入公司帐,被告人后将此款交予其母亲高坤霞,其母亲称“2009年、2010年的房租与孙宝林共同使用了,2011年的房租与孙宝林均分了”。  

2009年8月1日至2012年5月,被告人收取宋红莲的电费没有入公司帐,公司此期间共计向电力公司通过托收方式交纳电费35 913.01元。2010年8月份韩林公司跨越高速公路的高压线路损坏。秦皇岛电力公司北戴河供电公司于2010年8月9日向韩林公司发出用电检查结果通知书。被告人杭菲通过北戴河电力公司职工陈杰找人于当年10月份修复,支付费用3万元。陈杰当庭证言证实被告人杭菲给付其3万元维修线路费用。被告人杭菲支付的3万元维修线路费用未使用公司账内资金。被告人杭菲还主张,于2006年换变压器时支付15 000元,都是用自己的钱修复的,但未提供书面证据。

2011年9月22日,孙宝林、高坤霞对其夫妻共有财产进行协商确认,将韩林公司丁庄厂房及住宅确认为其夫妻共有财产。孙宝林、高坤霞于2013年5月经法院调解离婚。

三、案件焦点

被告人杭菲侵占股东股权达到追诉标准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

四、法院裁判要旨

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杭菲在管理韩林公司期间,在既未经公司法定代表人、股东孙宝林同意及授权的情况下,亦未签订书面股权转让协议,未召开股东会议,利用其职务便利,拟制虚假股东股权转让协议书及股东会议决议等相关文件,在文件上冒名签署孙宝林的名字并到工商管理机关进行公司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将孙宝林8%(价值32 696元)的股份转到自己名下,其行为侵害了公司的财产权,属于职务侵占行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主张孙宝林已将其韩林公司的股份赠与了杭菲,但其所提供的证人证言不足以证明其主张,且股权转让为要式法律行为,必须以书面方式进行,故该主张缺乏理据,对被告人及辩护人该抗辩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不具有侵占股权的职务便利,但因期间被告人是公司实际管理人,故被告人杭菲具有职务便利;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变更股权的行为,即使没有得到孙宝林同意,侵害的也是孙宝林的个人权益,没有侵害公司财产,不构成职务侵占罪。因公司股东将个人资产交给公司后,该财产与股东个人脱离,股东个人不再对该财产享有支配权,而公司作为具有虚拟人格的法人实体,对股东的财产享有独立的支配权。被告人侵占孙宝林股权的行为,直接侵害了公司的财产权,侵害了公司的利益。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对公安部经侦局《关于对非法占有他人股权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的工作意见》精神亦如此,故对辩护人该观点不予采纳。对于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侵占公司应收电费35 913元的事实,被告人提出该款虽未入账,但用于修复公司高压线路等费用支出,根据秦皇岛电力公司北戴河供电分公司向韩林公司出具的用电检查结果通知书及该公司职员陈杰当庭证言,结合被告人杭菲当庭对修复高压线路及支付费用的陈述,能够相互印证,应认定修复费用为30 000元。因该30 000元支出,被告人杭菲未使用公司账内资金,故应在公诉机关对被告人杭菲该项指控数额中扣减30 000元。被告人杭菲另辩解,在此之前还维修过韩林公司线路、变压器等,支出近一万余元,但未向法庭提供相应证据。故对被告人该辩解不予采信。公诉机关对被告人收取租金7.5万元没有入公司帐,认定其非法占为己有的指控,不能成立。被告人杭菲辩称因其母亲高坤霞、原继父孙宝林对丁庄老厂房协议确认为夫妻财产,故自己在收取2009年至2011年丁庄老厂房租金7.5万元后,将此款交给了母亲高坤霞,高坤霞证实收到该笔租金。该行为虽然违反了我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孙宝林、高坤霞二人的夫妻财产确认书所确认的丁庄老厂房归其二人所有的内容亦属无效,但被告人对该财产的处分以及孙宝林将收取的2012年租金亦未入公司帐的行为,均属对该财产权属的错误认识,不存在非法占为己有的主观故意,被告人亦不存在非法占为己有的客观事实。故被告人该行为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特征,不构成职务侵占罪。对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将收取的7.5万元租金交予高坤霞的行为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的抗辩主张予以采纳。综上,被告人杭菲利用职务之便,非法占有公司股东股权及公司收取电费,共计38 609元,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鉴于韩林公司实质上系家庭经营公司,被告人行为时与被害人孙宝林系继父女关系,被告人杭菲此次犯罪主观恶性不深,社会危害性较小,应认定其犯罪情节轻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经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杭菲犯职务侵占罪,免予刑事处罚。

二、追缴被告人杭菲犯罪所得5 913元返还秦皇岛市韩林塑料股份有限公司。

五、法官后语

本案罪名虽系职务侵占罪,不属于罕见罪名,但是就本案涉及是否侵占股权以及侵占了股权如何适用法律,即被告人杭菲侵占股权事实能否认定以及适用法律是较为特殊和复杂的,在审判实践中较为罕见的。在审理过程中,也曾出现过不同意见,即杭菲将孙宝林持有的8%的公司股份转到自己名下并变更工商登记的行为是否构成职务侵占罪争议比较大。持有不构成犯罪的观点认为《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可见职务侵占罪的客体是公司财产,其侵犯了公司对其财产的合法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公司作为法人,其财产应该是独立的。股权是一种财产权益并无争议,股东出资后,这部分财产权利已经转移,也就是财产归公司所有,股东只在其出资比例范围内,享有对公司的决策权、收益权,这就是股权。不论该股权是由甲股东支配还是由乙股东支配,公司的财产并未减少,公司利益也未受到侵害。因此股权变更行为没有侵害公司财产,没有造成公司财物减少,也不是将公司财物占为己有,因此不能满足构成职务侵占罪的客体要件。虽然公安部有一个意见,但是其并不是法律性文件,只是一个处理意见,《刑法》第三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因此不能依据这个文件就把一种行为上升为犯罪。杭菲的行为实际上是侵害了孙宝林的股权利益,也就是造成了孙宝林实际财产的减少,但是这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其前提必须是被告人杭菲要故意隐瞒变更行为的事实。也就是被告人杭菲是否满足主观故意的要件。公诉机关认为主观要件是要通过客观行为表现出来的,其伪造签名的行为就说明了其在主观上有故意隐瞒、将股权占为己有的故意。但被告人杭菲的主观故意是公诉机关需要证明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本案的特殊性就在于涉案公司股东的特殊身份关系,在成立初期韩林公司股东为海港塑料厂、孙宝林、张孙巴等人,海港塑料厂实际为被告人母亲高坤霞所有,孙宝林为被告人杭菲的继父,张孙巴与孙宝林有亲属关系,且其用以出资的汽车实际也是归高坤霞所有,张孙巴只是名义上的股东。韩林公司实际上是高坤霞和孙宝林、杭菲经营的家庭性质的公司。同时本案也有特殊的背景,就是报案人也就是被告人的继父孙宝林报案时,正与被告人母亲高坤霞进行离婚诉讼,我认为这是本案必须要考虑的一个情节。根据被告人杭菲提供的证据,在2006年高坤霞、孙宝林同学聚会上,孙宝林曾经表示过要把股份转给杭菲,我认为这部分证人证言具有一定的真实性。另外,杭菲的母亲高坤霞也证实,孙宝林同意转让股份,孙宝林的身份证复印件也是高坤霞邮寄给杭菲的。不论杭菲代替孙宝林签字变更股权的行为是否有效,但孙宝林存在着知情的合理性。从高坤霞、孙宝林的共同财产确认书上的内容也能证实这个事实,杭菲是2009年2、3月份变更的股权,2011年高坤霞、孙宝林签订了共同财产确认书,确认书上并没有提到双方拥有的韩林公司股份情况,从另一个方面也证实孙宝林有知道股权已经变化的可能性。案发时,孙宝林夫妇在海南居住,公司一直由杭菲经营管理,包括高坤霞的股份转让也是杭菲代签的,因此孙宝林口头授权的合理性是存在的,也就是当时在孙宝林夫妻二人关系没有僵化的时候,孙宝林可能有赠与的意思表示,只是没有书面的授权委托。证明犯罪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就是排除一切合理怀疑,既然这种合理性怀疑不能排除,那么证明被告人杭菲有罪的证据并不充分。同时,杭菲不构成犯罪并不代表其代替孙宝林签字变更股权的行为是有效的,股权变更有严格的规定,没有孙宝林的授权书、亲笔签字或事后追认,该变更行为就是无效的,孙宝林可以向工商登记部门申请撤销股权变更登记,或者通过民事诉讼确认其享有的韩林公司8%的股权,在这个意义上,孙宝林的利益实际上也没有受到侵害。

北戴河法院经过反复研究并综合考虑,认定被告人杭菲在管理韩林公司期间,利用其职务便利,拟制虚假股东股权转让协议书及股东会议决议等相关文件,在文件上冒名签署孙宝林的名字并到工商管理机关进行公司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将孙宝林8%(价值32 696元)的股份转到自己名下,其行为侵害了公司的财产权,属于职务侵占行为。因公司股东将个人资产交给公司后,该财产与股东个人脱离,股东个人不再对该财产享有支配权,而公司作为具有虚拟人格的法人实体,对股东的财产享有独立的支配权。被告人侵占孙宝林股权的行为,直接侵害了公司的财产权,也是侵害了公司的利益,因此应认定被告人杭菲侵占股权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